陈少杰把斗鱼押上赌桌

发布日期:2024-05-20 12:51    点击次数:51

(原标题:陈少杰把斗鱼押上赌桌)

作者|路世明 编辑|大   风

2023年11月,因涉嫌开设赌场罪,斗鱼创始人兼CEO陈少杰被成都都江堰市公安局逮捕。事发之后,斗鱼成立了临时管理委员会,并在当时的三季度财报后电话会上对外表示“目前斗鱼公司运营正常,调查没有对公司运营产生重大影响”。此后,关于陈少杰的信息,斗鱼方面再无披露。时至近日,据《科创板日报》报道,陈少杰目前已取保候审。有法律人士根据其案件情节推算,陈少杰的具体量刑可能在5年-7年之间。与“结果”随之而来的,是整个事件的脉络与核心变得愈加清晰。从陈少杰失联开始,到陈少杰被捕,再到斗鱼各大头部主播相继停播、消失,以及部分主播的落网,隐藏在这个直播平台深处的那个“赌场”,终于暴露在了大众面前。毫无疑问,在本身经营乏力的基础上,一系列事件的发生,正让斗鱼走向深渊。 头部主播、四散而逃创始人兼CEO被捕,这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都是致命一击。陈少杰落网后,给斗鱼带来了不小的余波影响,尤其是以头部主播的动荡和流失最为显著。近几个月一大批斗鱼头部主播暂停了直播,而后仅有部分主播宣布复播。此外,还有多名斗鱼头部主播“出走”其他平台。相比其他主播,“一条小团团”显然更受关注。原因无他,只是因为在众多头部主播中“一条小团团”的结果最“惨”。

图:一条小团团

作为当红主播,“一条小团团”商业价值非常高。在2019年5月的斗鱼礼物流水收入排行榜中,“一条小团团”拿到了539万元的礼物收入,这个收入仅次于当时的榜单“一哥”旭旭宝宝,超越了PDD。

此外,“一条小团团”录制的高德语音包用户量已经超千万,是最高德地图中受欢迎的导航语音包之一。然而在陈少杰事发一个月后,“一条小团团”的微博便开始停更,到今年1月27日,“一条小团团”又在斗鱼鱼吧发动态宣布了停播,此后便再无音讯。直到近日,陈少杰取保候审的消息传出后,隔日便有媒体报道“一条小团团”相关情况。据悉,目前“一条小团团”已经确认被捕。具体原因也是因涉嫌大额赌博,且与陈少杰案有关。对此有律师表示,“一条小团团”作为斗鱼平台主播,与涉赌案存在关联,罪名可能是赌博罪或开设赌场罪,刑期在3-5年之间。值得注意的是,“一条小团团”并不是唯一一个涉嫌违法的网络主播。自陈少杰被捕之后,已经有多名斗鱼平台的顶级主播因为各种原因消失在了公众视野中。比如被誉为“炉石一哥”的主播“狗贼”,同样被传涉案,其直播间自去年11月起至今未恢复直播。之所以说“一条小团团”最“惨”,是因为同为斗鱼头部主播,诸如“PDD”、“大司马”等知名游戏主播,虽然早已处于停播失联状态,但至少“安然无恙”。同时,斗鱼不少头部主播也相继跳槽到了其他平台,比如“张大仙”、“旭旭宝宝”等,如今已成功入驻抖音。不过,后者此前也曾因为陈少杰而被卷入到这场风波中,相继停播配合官方调查。 被抓的被抓、失联的失联、跳槽的跳槽,斗鱼眼下已经到了“无人可用”的地步,用户量和观看量断崖式下跌,惨不忍睹。不过相比斗鱼的现状以及各大主播的结果,大众对斗鱼的“赌博套路”显然更加好奇。 直播变赌场、主播成荷官从此前通告来看,抓捕陈少杰的警方并非斗鱼总部所在的武汉公安,而是成都都江堰公安。为什么会是都江堰警方呢?这要从一位叫“彡彡九”的斗鱼户外主播说起。2020年9月,斗鱼户外一哥“彡彡九”因涉嫌万人聚赌,一年流水1.1亿元,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。这一案件在去年2022年12月被四川省都江堰市法院公开审理,案由正是:利用直播平台开设赌场案。最终结果为该主播被判刑6年。因此,陈少杰被都江堰警方抓捕,很有可能是通过“彡彡九”追查到了陈少杰。那么这个“彡彡九”究竟是怎么通过斗鱼直播平台“赌博”的呢?他又与陈少杰有什么关系呢?据了解,“彡彡九”在直播间使用斗鱼“抽奖功能”,直播间粉丝只要花6块钱给主播送个礼物,就可以获得抽中5万元的机会。而抽奖结束后,“彡彡九”则会在核实中奖人员信息及中奖金额后,向中奖人员发放现金。除了“彡彡九”,青蜂侠Bee曾爆料,斗鱼户外主播“长沙乡村敢死队”是“斗鱼最大赌场”。2020年“长沙乡村敢死队”利用斗鱼抽奖功能,一年流水高达1.77亿元,日流水最高1300万。

图:原“长沙乡村敢死队”直播间截图

不难看出,这两个案件的核心最终都指向了斗鱼开设的“抽奖功能”,而这个功能严格意义来讲已经算是开设赌场了。

具体来看,用户花钱充值参与抽奖活动,可能花小钱抽到比较贵的礼物,礼物送给主播后,主播等于收到礼物等值金额的钱(除分成、扣税), 同时也会增加直播人气、热度等数值,让主播能排到直播列表前端,吸引更多观众。但是礼物是在用户背包里面的,用户可以在任何一个直播间抽奖,抽完也可以送其他主播,这就产生了背包贩子。背包贩子会在网上以礼物60%左右的价格从用户那里收购礼物,让用户把礼物送给指定的主播之后,再转现金给用户。而为了让自家主播热塑更高,公会及主播自己都会通过背包贩子来购买礼物,背包贩子则会通过差价来获利。于是,一个完美的闭环就形成了:斗鱼(庄家)负责给用户(赌客)兑换筹码,用户在直播间(赌桌)里赌博,主播们(荷官)则负责发牌。只不过,斗鱼这个庄家是可以修改赔率的,并且还不会给赌客们直接结算。这正是斗鱼聪明的地方,因为它把结算的工作交给了“背包贩子”,如果斗鱼自己结算,那就真的成为了明面上的赌场了。据主播“山泥若”此前爆料,斗鱼不但逼迫旗下主播参与抽奖活动,而且每个人必须完成任务,不抽还会有惩罚。 如此一来,“抽奖”便成为了斗鱼各大头部主播的常用工具,为贪心的主播们带来了现金白银,也为竞争优势不断塌陷的斗鱼带来高企、持续的现金流。这种模式,没有陈少杰的拍板会上线吗?陈少杰又怎么会不知道其中的利益与风险呢?不得不说,陈少杰的确很有魄力,不负“别人不敢搞,我就搞搞看”的自我评价,只可惜这份魄力用错了地方、用错了方向。 斗鱼还能活多久?陈少杰通过这种隐晦的“赌博”模式,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斗鱼能有更好的资本表现。前几年,在一级、二级市场,平台流水永远是个非常重要的指标。陈少杰作为CEO,他有推动斗鱼上市、斗鱼股价的任务,也寄希望于“高点”之后获利走人。2016年初,在陈少杰“大开大合”的玩法下,斗鱼宣布完成腾讯领投、红杉跟投的1亿美元B轮融资。新血液的支持下,斗鱼成功地将“旭旭宝宝”“张大仙”“PDD”“女流”等顶级主播收入麾下,从此顺利成为国内头部直播平台。

图:陈少杰

三年后,斗鱼迎来了高光时刻,2019年7月17日,斗鱼在纳斯达克证券市场挂牌交易。上市首日,斗鱼股价报收于11.50美元,与发行价持平,市值接近40亿美元。

斗鱼成功上市,陈少杰的个人财富也随之暴涨。2019年10月,陈少杰以25亿元人民币的身家,位列“2019年胡润百富榜”第1507位。2020年11月,陈少杰以55亿元财富,位列“2020胡润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”第34位。然而随着反垄断的大风刮起,腾讯撮合虎牙斗鱼合并一事告吹;彼时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,也对传统直播平台阵营的猛烈冲击。自此斗鱼的经营状况也受到巨大影响,“冯提莫”等头部主播相继跳槽,业务核心指标也不断下滑。2023年,斗鱼喜迎近三年以来首个扭亏为盈的年报,不过营收仍然在持续下滑。据统计,斗鱼2020年-2023年的营收规模分别为96亿元、91亿元、71亿元、55.3亿元,处于下滑轨道;净利润方面,2021年和2022年斗鱼连续两年亏损,2023年终于扭亏为盈,净利润为1.54亿元。与此同时,斗鱼的付费用户仍在持续流失,2023年第四季度的月活跃用户为5170万,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570万;第四季度平均付费用户为370万,同比减少190万。二级市场方面,截至4月25日,斗鱼股价报收8.57美元/股,市值为2.74亿美元。

来源:雪球

虽然股价近期有所回升,但更多的是因为陈少杰事件“尘埃落定”的这一利好消息,是投资者的一种“投机性”表现。

实际上,斗鱼的基本面如今已“支离破碎”。众所周知,一个顶级主播是自带粉丝和流量的,依靠挖掘头部主播一度能够为平台带来流量的大幅增长,这是撑起平台的内容输出、品牌知名度和商业价值的关键,更是决定直播平台能否做出业绩获取资本市场认可的一个重要因素。眼下,随着头部主播们的四散而去,斗鱼的自我造血能力将大幅下降。同时,在其他竞争平台的蚕食下,斗鱼的衰败速度将会比人们想象的更快。